当前位置:首页
> 资讯中心 > 公司新闻

【实干担当勇作为】世界首台135万千瓦机组工程背后的青春力量

发布日期:2020-06-05 信息来源:建筑公司 作者:胡溢庆 周幼松 字号:[ ]

6月,刚刚完成锅炉水压试验的世界首台135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,安徽平山电厂二期工程施工现场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。

远望,锅炉高耸,厂房挺拔,冷却塔巍峨;近看,人来车往,吊笼上下,机臂伸转。

在热闹的工程建设场景背后,有这么一群从事土建施工管理的年轻人,高耸的锅炉、挺拔的厂房、巍峨的冷却塔背后,是他们无数次的苦思冥想、挑灯夜战、默默付出。

来吧,让我们走进热火朝天的工地,去感受青春的力量和担当………

勇闯工程“陌区”的“探路者”——刘子华

冬夜2点多,寒风凌厉,四野空旷无人,在工地现场回宿舍的路上,明亮的路灯映出一个孤寂的身影,呼出的白气喷出好远,加班加点写方案后的刘子华,仿佛“穿越”回之前工作过的青海工地,这样的冬夜经历持续了半个多月。

 “太难了!太难了!平山二期高位主厂房和常规主厂房不一样,太复杂了,涉及的东西太多,所有东西我们以前都没有碰到过。”每每说起这些,刘子华总是心潮难平。

把时间拉回到去年11月份,刘子华收到图纸后立刻开始琢磨研究,首次做这么大工程的进度计划,没有一丁点可借鉴的资料,“你就是上网查也查不出东西”。最开始来的图纸也不全,只能看个大概,第一次写出来后,因为节点目标不符合要求,没通过。第二次因为没经验,只考虑了主厂房框架,又被退回。第三次有些工序细节、和安装交叉节点等没放进去,还不行。如此三番,直到第四次才基本确定,第五次正式通过审核。

高位主厂房施工属于“危大作业”,排架搭设超过一定规模,需要专家认证。刘子华是第一次做这种排架方案,加上厂房的结构复杂,有些楼层还有夹层,又不在同一个标高,既要考虑梁的大小荷载,还要兼顾制模的高度,以及施工作业的便利性,凡此种种,刘子华脑袋胀痛,到底哪条才是最佳“路径”?刘子华只得一个个去试,离专家认证还有五天时,方案“出炉”了,可没想到,方案上报审批被全盘否定,原因是方案不成熟,涉及各种规范“不同高度要乘以不同的系数”,这如同晴天霹雳,刘子华他们一下子全懵了。

12月上旬专家认证前必须完成方案和审核,而且必须通过认证。

“小刘,行吗?来得及吗?”

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虽然心里没有底,但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,刘子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答应了下来。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,绝不能拖工程后腿,刘子华暗下决心。

 一切再从原点开始,重新开始计算。

子夜,刘子华的办公室灯光依然亮着,他喝几口茶提提神,俯身写写,站起身,来回踱步思考,抽几颗烟,一想就是一、二个小时。每一张图纸上都“烙”下了他的指印,寂静的空间里,翻书声、写字声、键盘敲打声……声声入耳。终于,在专家认证的前两天晚上,经过千辛万苦后方案修改完毕。过后,一次通过了专家认证,对此,刘子华没有欢呼,他清醒地知道,前方还有各种崎岖坎坷,也许还会跌宕起伏。但可以预料是,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勇往直前的步伐。

 “如果现在让我再做一次,我三、五天可以完成。”闯过“陌区”的刘子华俨然成了个“牛人。“现在我自己也带了徒弟,我常对他们说,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,坚信自己能够完成任务。”


生命和工程安全的“守护者”——于游

 “对我来说,管安全是在做‘善事’,这是对每个作业者生命的尊重”坚定的语气显示出一个90后的成熟与稳重。

 于游是项目负责冷却塔和高位主厂房的安全总监,天天要在两个现场区域来回检查、监控,对他来说,每天走上2万步是稀松平常,“想在办公室找到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”安全员说。到了晚上,他还要加班整理资料,制作培训教材,半夜睡觉是常事。“最长4个月没回去,老婆天天骂我。”于游摇摇头苦笑着说。

平山二期电厂的高位主厂房高度达到107米,单单乘施工电梯上下一次至少得50分钟。整个结构非常复杂,尤其是混凝土立柱高空作业,17米高开始就需要在外挑“牛腿”平台上搭设脚手架,好比在崖壁顶外悬空挂建“腰包”,再将悬崖接高,安全风险特别大。那段时期,急愁攻心,同事们经常瞧见他将头发一把一把往上拽,试图缓解压力。看着所有立柱层层往上增,直到安全封顶,于游才舒出了一口气。主厂房作业面交叉作业多,土建就有主建筑结构、二次结构、水电、暖通、消防管、彩板、檩条、屋架等等,各项施工工期非常紧张,后期还要与安装交叉施工,安全管理的覆盖面更广。人手不够怎么办?于游开动脑筋,除了发挥项目各级安全员的作用外,还把施工班组中的兼职安全员纳入管理网络,将现场安全监控的“触角”延伸到作业一线的最前沿。

生命如同一叶扁舟,倾覆便在旦夕之间。于游虽然性格内向、腼腆、细声慢语,但一涉及安全管理立马变成“黑包公”,格外严肃、严格。对于作业人员的违规现象,他第一次教育警告,第二次列入“黑名单”,第三次就开除清场。“安全工作一定得严格,现场盯着,发现问题后各种手段都要用上。现场安全了,我累一点也值得。” 于游的认真和严格也赢得了施工人员的尊重,好几次,在对违章违规人员教育罚款后,他们反而感谢说“你是真心为我们好”。说起这些,于游脸上泛起了笑意“值了,真的值了!”

2020年的春天,注定在中国和世界历史上留下深深的印痕。

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将一张超大工程如何管控的“考卷”摆在了项目部面前。2月8日,于游接到紧急召集令,要赶往工地做好复工复产的前期各项准备。“那会我还在湖南老家,家人不同意,我是党员,又是项目安全总监,工程需要,我义不容辞,做了一晚的说服工作,家人终于同意了。从常德到长沙途径武汉,动车特意停了一下,同车厢一个援鄂人员下了车,看着背影,我非常感动。” 

危难,常让那些朴实、低调的人绽放光芒。 

一回到平山工地,于游立马进入“连轴转”,组织学习防控知识,张贴疫情防控最新资料,准备隔离房间,统计低风险区人员数量,沟通车站、大巴包车分批进场,对每个进场人员调查动向,建立“一人一档”资料, 安排14天隔离,每天两次测量体温,环境消杀等等,事无巨细,亲力亲为,和时间赛跑。“我们是国家示范工程,不能有丝毫闪失,否则对工程影响太大了。”于游和团队的保驾护航,换来了工地近千号人至今没有出现一例新冠病情。“这次抗疫复工,让我更明白了一个党员的责任和担当。”


 项目“钱袋子”的“精控者”——文涛

 “嚓,嚓,嚓”,水笔不时在本子上记录,眼睛全神贯注盯着电脑屏幕,“十一”国庆假期,隔壁会议室回荡着阅兵的进行曲,空旷的办公大厅里,只有文涛一个孤零零的身影。

 “那时需要计算的图纸量太多,涵盖的计算量很大,时间也很紧,如果不及时计算汇总出来,将会耽误后续的工作,虽然很期待看阅兵直播,但实在没有时间,整个假期我半天都没有休息过,不过预定的工作计划最终完成了。”说起去年国庆加班,一向话不多的文涛笑叹了一口气,道出一丝遗憾。

文涛2017年进单位后就来到平山二期工地,后来负责主厂房A标段经营管理,A标段的工程范围包括:主厂房工程,汽轮发电机、汽动给水泵工程,锅炉建筑工程,主厂房地下设施工程,还有送风机房、输煤栈桥、A排外构筑物、机组排水槽及废水池等。

初生牛犊不怕虎。文涛不但要负责这些工程项目“海量”的图纸工程量计算,控制各阶段材料款、进度款支付,还要兼顾项目财务出纳,备用金管理,协助项目党建工作等等。“虽然兼顾的任务多,但我能行!”坚定的眼神,流露出巨大的潜能和力量。

搞过基建工程的人有句行话,“工程不是做出来的,而是算出来的。”短短一句话,说出了经营管理的重要性。该进的款不能少进,不该付的款不能多付,项目的盈亏就在笔尖,“经营部是重点部门,干活的人不会很清楚,只有我们搞经营核算的才知道。”文涛深知。

“分包的人报价总会给你来点水分,我要做的就是把水分挤干净,使项目的经营状况变得有序良好。”经常会有分包队找他为钱“理论”,有的脸红脖粗“开大炮”,有的轻声轻气“泡蘑菇”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文涛总会耐心解释,合理化解。他的独特绝招就是做足“功课”,平时要强化经营成本的过程盘点分析和管控,中间抽查工程量;付款前仔细检查账目明细,理出清单,再一项项核对,对出来多少就是多少,以理服人,常常把来者“算”得没了脾气。“吵架不解决问题,搞经营管理就是要严格”这就是文涛的工作思路和方法。

节流还必须开源。对合同外签证部分,文涛和项目技术员等配合默契,认真审核重新组价部分,竭尽全力降低合同风险,提高项目效益。

能不能分出一部分工作给新手做?“做经营的连续性很强,如果短时间内完全交给别人,一旦帐对不上就会出大问题,还是我一个人扛着吧。其它工作移交也只能慢慢来。”文涛不愿意因为工作移交而耽误项目整体利益,一门心思,任劳任怨坚守着自己的所有工作。

 

敢上质量高峰的“攀登者”——张森

 张森2014年进的单位,现在是平山二期A、C两个标段的质量主管,很阳光,说话声大、干脆,还时不时带出爽朗的笑声。

 “58米层到了。”一身蓝色工服,腰间裹上橙色安全带,手拿施工图纸,张森熟练地打开升降梯门,径直跨出,高位主厂房各区域是他最熟悉的“每日办公室”。

“高位主厂房每层的埋件有六、七百个,多的话有一、二千个,总体埋件数量约18000个。”

“设备安装层螺栓埋件最大的是200×50厘米。”

“主厂房混凝土立柱的垂直度每层控制在5毫米以内,全高控制在30毫米以内,轴线位移控制在5毫米以内。”

说起工程中的数据,张森脱口而出,如数家珍,这源于他的刻苦专研。“我们质量管理是现场办公,现场协调,现场解决问题。”高位主厂房施工对张森来说是第一次,为保障施工顺利,他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图纸和规程规范,就是为了能在现场立刻向作业人员答疑解惑。“要不然现场工人问你,你答不出,岂不影响工程?”

平山二期高位主厂房高107米,有16层,中间还有不少夹层,和其它百万机组4—5层的结构有天壤之别,其中框架柱施工中的垂直度、层高、全高及预埋螺栓轴线位移和预埋件、预留孔洞的中心位移、水平高差等方面的控制难度很大。这些让张森绞尽脑汁,每层都必须重新定位,先从厂内方格网引出坐标,每层仔细复核一遍,上下两层再校核,每层不但要打垂直坐标还要打定位坐标。“施工呀,验收呀,光拉皮尺就海了去。后来,主厂房交付安装前质量监督检查抽样实测间距,我们严格控制在了规范标准以内。”那时刻的张森心花怒放,所有的疲劳困顿瞬间烟消云散。

第一次接触汽轮机基座,而且还是最大的汽轮机基座,钢筋又多又大又密,基座上面又有预埋螺栓,间距误差要控制在2毫米之内,又是一大技术难题。汽机是电厂核心设备,必须高度精密。张森与大家不断地讨论,最终重新确定方案,将槽钢加固,专人负责辅设架设置,绑扎钢筋时预留螺栓位置,干完其它后,最后才慢慢加固螺栓部位的钢筋。张森他们天天盯在现场监督、指导,作业人员啥时干活,他们就啥时到现场;作业人员啥时下班,他们也啥时下工地。“过程很难,不过我们最终做到了!”虽然最后一次多方联合验收到晚上12点,期间只是在“楼上”吃了一碗泡面。今天说起这些,张森依然记忆犹新,兴奋不已。

“以前我做的都是小项目,通过这个世界级的大工程,我学到太多太多了。” 刚来平山二期那会儿,张森话比较少,不敢和兄弟单位的技术、质管人员谈工程。“现在?聊呗!WHO怕WHO!”张森哈哈大笑,底气十足的笑声响彻整个办公室……


高位冷却塔的“挑战者”——汪良

平山电厂二期冷却塔总高度210.192米,底部面积 22686.5平方米,是标准足球场的三倍多,光淋水面积就达18000平方米。弧形的双曲线外观像一个巨型的“花瓶”,但要“拗”出“花瓶”的造型,难度不是一点点,从筒壁底部往上到159米喉部最窄处,每一版模板都要围绕圆心往里收缩,收缩直径达60米。而过了喉部往上,则要一点点向外放,最大增到1.5米。

汪良做的电厂冷却塔不止一个,但高位冷却塔却是他的第一个,对他而言,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。首战就是决战,世界首个135万千瓦机组的配套设施,容不得退缩,汪良决意挑战自己。

“Ⅰ字柱”施工中,一根柱子的混凝土达70立方米,模具重量在18吨。为了保证柱子外形,几十根固定模具的对拉螺栓要在密密麻麻的钢筋中穿行,难度极大。“一开始我们五天只能完成一根柱子的施工,这个速度远远跟不上工程进度要求。我们就另辟蹊径,想出用槽钢抱箍替代对拉螺栓的方法,方案审批通过后一试,可行,然后全面铺开。后来我们每天可以做一根柱子,大大加快了进度,还降低了成本,保证了质量”

SDDM爬架系统是公司一种大模板集成新技术,冷却塔筒壁施工内外两侧一共要158套。上万件的散件,包括对称的左右件都必须清点清楚,有些对称构件仅仅开孔位置稍有不同,很难察觉,查找、拼整、安装,考验的是细心。“量实在太大了,我们是第一次遇到,绝对不能出错!我们得对每一道工序负责。”不论风吹日晒,每日起早贪黑,加班加点,铺满构件的冷却塔现场,汗流浃背的背影来回穿梭,仔细清点检查,反复核对构件,及时沟通协调,最终系统安装无一有误。

高位冷却塔施工难度最大的是作业安全和直径控制。“一出零米,‘Ⅰ字柱’、环梁、筒壁,每个施工环节全程处于高空。”回眸那段艰难而惊险的日子,汪良感慨万千。“混凝土浇筑时的冲击力、高空大风力对模板的侧向力、地面中心点大型设备影响测量等等,给筒壁施工的直径控制带来难以预料的难度。”为了保证工程顺利进行,汪良先反复研究图纸、查阅资料,收集各类数据,组织相关人员研讨、制定出最优方案。整个施工周期中,他现场实施24小时全程跟踪,当场研究改进工艺,经过多次的不断分析、总结、改进,210米的高位冷却塔终于安全到底。

“最长有3个月没回家了,中风过的老父亲问我一岁半的女儿,爸爸在哪里?她指着婚纱照说,在墙上。妻子是军人,今年大年三十也报名参加援鄂医疗队去武汉抗疫了。困难是有的,搞工程的都这样,但我必须把工程做好,这是我的工作啊。” 刚毅中流露出些许内疚,令人动容。

“好在这个高位冷却塔所有的里程碑节点都是按既定计划完成的。”抬头望望巍峨的冷却塔雄姿,汪良自豪地一挥手。



工程还在继续,经受磨练的年轻人已收获了丰硕的成果,2019年,“1350MW燃煤电站”课题类型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二等奖3项,省部级优秀QC成果二等奖2项。

深夜,平山二期项目施工现场群星闪烁。

“今天我,终于站在这年轻的战场,请你为我骄傲鼓掌……”不知谁,轻声哼起了《年轻的战场》。

世界首个135万千瓦机组工地,浪潮激荡;

奔涌的浪潮中,不分“后浪”“前浪”,每一朵浪花都有属于自己的光芒。

青春由磨砺而精彩,人生因奋斗而升华。

带着梦想前行,是新一代的天高地远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